95568
当前位置: 首页 > 今日民生 > 民生动态 > 研究报告
民生动态
我国省级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特点及政策建议

   按:2015年《政府工作报告》强调,要“以改革的精神、创新的理念和科学的方法,做好‘十三五’规划纲要编制工作,谋划好未来五年的发展蓝图。”近日, 中国民生银行研究院黄剑辉院长专门撰文,系统总结了我国各省级区域在经济社会发展、人民生活、环境资源等方面的特点,基于生产力水平等12个指标对我国 31个省级区域的发展水平进行了全面横向对比分析,并与全球平均水平进行对比,为我国及各地方政府制定“十三五”规划提供了决策依据和参考。

  为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全面深化改革的战略部署,为我国制定“十三五”规划提供决策依据和参考,准确地衡量我国各省级区域在经济社会发 展、人民生活、环境资源等各方面水平上的差距,在总结世界经济论坛全球竞争力指数(GCI)、国家统计局综合发展指数(CDI)等现有研究成果的基础上, 我们运用、筛选了生产力水平、经济结构、基础自然资源、基础设施、财政、金融市场、知识经济与创新等12大类指标(归纳为“要素驱动”、“效率驱动”、 “创新驱动”三种类型),对我国31个省级区域的发展水平进行了全面横向对比分析,并将与全球平均水平进行对比,为各地方政府找准在全球、全国的定位和差 距,制定未来改革发展战略提供参考。


  “三期”叠加阶段,区域经济下行风险加大
  当前我国经济正处于增长速度换挡期、结构调整阵痛期和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“三期”叠加阶段,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加大。各省级区域由于资源禀赋、区位条 件、经济基础和产业体系的不同,地区分化趋势明显,呈现出“东部地区稳中有进,中部地区降势趋缓,西部地区下滑明显,东北地区缓中存忧”的特点,地区经济 发展面临的困难和矛盾更多、更复杂。
  东部地区是我国率先实行改革开放的地区,外向型经济发达,在产业体系、基础设施、金融服务、科技研发等方面都已形成一定优势。
  中部地区工业基础较好,产业发展较为全面,近年来该地区充分发挥区位优势,积极承接东部地区产业转移,产业结构得到进一步的调整和优化。
  西部地区多以资源、能源输出为主,产业结构相对单一,且大多数处于产业链上游,自我调节能力不强,承受经济波动的能力明显偏弱。
  东北地区面临的困难较多,在当前产能过剩严重和环保政策力度加大的背景下,东北三省单一且相对落后的产业结构难以适应经济形势的变化,其主导产业重工业产值增速回落明显,导致经济增速下滑。
  1.产业结构趋于合理但转型升级任务依然艰巨。
  在经济发展下行压力较大的背景下,投资仍是各地拉动经济增长的主要手段。
  2013年,我国服务业占GDP比重首次超过第二产业,达到46.1%,比第二产业比重高出2.2个百分点,这意味着我国产业结构和消费结构升级到了 新水平。产业结构发生积极变化,预示着未来我国居民消费增速将会加快,政府公共服务体系也将进一步健全,推动服务业发展更加迅速。这反过来也会进一步刺激 消费,提升消费对GDP增长的贡献率,增强经济增长的稳定性。此外,由于第三产业对就业的拉动能力更强,服务业比重提升对就业产生积极影响。但我国服务业 地区之间发展不平衡特征明显,地处东部沿海发达地区的北京市和上海市,服务业比重已分别达到76.9%和62.2%。而中西部地区服务业占比仍然偏低,排 名末位的河南省服务业比重只有32%。
  同时,近年来我国东部地区大量传统产业加速向中西部地区转移,但新兴产业尤其是战略性新兴产业成长仍然较慢,尚未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。当前,中西部与 东北地区经济增长仍然严重依赖资源原材料行业和传统重化工业。未来我国各地区产业转型升级任务依然艰巨,东部地区需要加速实现由要素投入型向创新驱动型经 济发展模式转变,成为我国创新的经济增长极;中西部和东北地区则应加速淘汰落后产能,加快传统产业改造升级,实现经济结构多元化。
  2.自然资源人均占有量低,空间分布严重不均衡。
  我国整体人均基础资源占有量较低,且空间分布严重不均衡。西藏、青海两省区人均淡水资源占有量大大高于全国平均水平,分别是全国平均水平的63倍和7倍。而北京、宁夏、上海三地人均淡水资源占有量最少,还不到全国平均水平的1/10。
  西北、东北地区在石油、天然气、煤炭等方面占有明显资源优势。新疆人均石油储量25.3吨,是全国平均水平(2.5吨)的10.1倍;新疆人均天然气 储量达41761立方米,是全国平均水平(3234立方米/人)的12.9倍;山西人均煤炭储量为2516吨,是全国平均水平(170吨/人)的14.8 倍;辽宁人均铁矿石储量达125吨,是全国平均水平(14.4吨/人)的8.7倍。
  东北和西部耕地资源比较充足,其中黑龙江和内蒙古人均耕地面积分别为4.64亩和4.44亩,是全国平均水平(1.37亩)的3.2倍多。东部地区耕地资源比较少,浙江、天津、福建、广东、北京、上海等六个东部省市的人均耕地面积均不到全国平均水平的1/2。
  根据第八次全国森林资源清查(2009-2013)结果,我国森林覆盖率已达到21.63%,较第七次普查结果(20.36%)提升1.27个百分 点。我国森林资源进入了数量增长、质量提升的稳步发展时期。但森林覆盖率远低于全球31%的平均水平,人均森林面积仅为世界人均水平的1/4,人均森林蓄 积只有世界人均水平的1/7。森林资源总量相对不足、质量不高、分布不均的状况仍未得到根本改变,我国林业发展还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和挑战。
  3.基础公共服务水平区域差距显著缩小,短期内仍难以实现均等化目标。
  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《决定》明确提出,逐步实现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。经过党的十七大、十七届三中全会、十八大等重要会议的强调和部署,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的总体实现已成为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战略目标的重要内容。
  为加快推进基础公共服务均等化,中央和地方财政不断加大政策倾斜力度。目前,医疗和教育领域已取得显著进展。2012年,我国中西部地区万人医师数和 万人病床数均实现较快增长,东部发达地区医疗资源配置有所缩减,北京、上海和天津三个直辖市万人医师数和万人病床数跌幅居全国前三位。教师资源方面,在初 等教育(小学)和中等教育(初中、高中)阶段,中西部省份的万人专任教师数已经远超东部地区。
  但由于我们公共服务水平地区之间的差距过大,短期内仍难以实现公共服务均等化目标。2012年,北京市每万人拥有执业(助理)医师数较2011年减少 了18.5人,降幅居全国首位,但北京市每万人拥有执业(助理)医师数仍高达35.9人,是全国平均水平(19.4人)的1.9倍。

  4.各区域财政、金融水平差异较大。
  近年来我国地方财政收入整体保持增长,但各地财税实力差距较为明显,北京、上海的地方财税实力明显高于其他地区。2013年上海财政收入占地区生产总 值19.%,而最低的河南省仅为7.5%;北京人均年税收收入达1.51万元,是最低的甘肃省的11倍;北京税收收入占地区生产总值17.3%,而最低的 湖南仅为5%。
  尽管近些年来我国金融行业发展迅速,但区域之间的发展程度差异仍然较大。东部的广东、浙江、江苏、上海和北京五地市的金融业增加值合计占全国金融业增 加值的49%,形成了“沿海金融高地”;西部地区借助国家政策扶持及资源优势,金融发展程度次之,资本市场甚至出现“东边不亮西边亮”的态势;中部和东北 地区金融发展较弱,导致出现“马太效应”,排名靠后省份的金融业增加值占比甚至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;保险业发展程度整体偏低,保费收入占GDP比重仅为 3.03%,保费在社会中流动性低。分地区看,各省区市并未出现严重的区域差异,平均最高的北京保费收入占地区生产总值比重也仅为5.1%,远低于欧美国 家。未来中西部地区缩小差距,促进金融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发展任务艰巨。
  5.保护环境与发展的深层次矛盾日益凸显。
  近年来,我国大力倡导生态文明建设,在资源综合利用和环境保护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就,但是不容忽视的是,一些发展与保护的矛盾依然存在并且较为突出。
  从大气环境来看,空气可吸入颗粒(PM10)浓度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的,主要分布在京津冀地区和西北地区,京津冀地区的雾霾问题已经成为影响居民生活的 重要障碍。为了改善空气质量,地区结构调整正在积极推进,各方都在大力推行大气治理,例如河北省关停了大量污染型企业。但在短期内雾霾天气对经济发展造成 了较大的影响,对地区经济的平稳运行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
  从单位GDP工业废水产生量来看,中西部地区的废水排放量较高,前十位中除广东外,均为中西部省份,粗放型的发展模式在中西部地区依然较为普遍,不利 于创建集约型社会。同时,与上年相比,25个地区的废水产生量出现了上升,说明该问题还未引起地方政府的重视,未来需要对该领域加强监管。
  从单位GDP工业固体废物产生量来看,中西部地区的情况同样不容乐观,排名前10位的中西部省份达到7个,第一位的青海省是全国平均水平的11.2 倍。但从趋势来看,单位GDP的工业固体废物产生量喜忧参半,全国平均水平基本稳定,15个省份出现了下降,但福建和新疆的增幅在50%以上。
  6.人口红利进一步减弱,各地区劳动收入差距有所缩小。
  我国的人口红利进一步减弱,劳动力供给增速减慢,全国共有19个省区市的劳动力比重有所降低,其中9个地区的降幅在1个百分点以上。适龄劳动力比重的 降低表明我国已经越过刘易斯拐点,这对我国劳动密集型行业形成一定的影响,是沿海地区企业用工荒和用工难问题的部分原因。未来这一趋势将会持续,我国劳动 力比重的降低和用工成本的提高,将推动沿海地区劳动密集型企业向中西部劳动力大省转移,并使得企业增加资金、技术等其他生产要素的投入。
  从劳动力成本来看,全国的平均工资和最低工资水平分别出现了11.9%和12.7%的涨幅,职工收入增加也使得企业的用工成本进一步增加。从地区角度 来看,平均工资增幅较高的地区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,增幅前10位的省区中,中西部占到七个,增幅均在13%以上;最低工资同样如此,中西部地区增幅普遍 高于东部地区,这表明中西部地区的收入水平在明显提高,地区间的收入差距在逐步缩小,这对缩小地区差距有积极作用。
  7.科技创新实力整体不足,创新能力呈“逆地形”分布。
  目前我国的自主创新能力整体来看依然较弱,关键技术和工艺有待突破,知识产权保护力度有待加大,技术创新机制还不够完善,技术交易市场的服务功能仍需要增强。
  中西部地区与东部地区在科技与创新能力上差距明显,在人才培养、经费投入、成果转换方面均呈现“东部高,西部低”的“逆地形”现象,制约了当地产业技术水平的提高。
  从经费投入来看,北京R&D投入占地区生产总值比重达到6.0%,不仅在全国占绝对优势,从全球来看超过了最高的韩国(4.04%),江苏、 广东、北京和山东四个省市科研投入就占全国总量的44.7%。而中西部有16个省级区域科研经费投入占GDP比重仍未达到1%。
  从人力资源投入看,广东、江苏、浙江和山东的人力资源投入形成沿海第一梯队,总和占到全国总量的53.4%,而海南、青海和西藏三省占全国比重仅为0.22%。
  从科研产出来看,浙江省2012年万人专利授权量达36.7件,是排名最后的甘肃省的122倍;北京2012年人均技术市场交易额达11881元,遥 遥领先于全国平均水平,是一些西部省份的上千倍;高技术产业产值位列全国前五名的五个省市的产值总值达6.67万亿元,占全国的65.2%,广东2012 年高技术产业占生产总值比重达43.9%,而部分西部地区还不到1%。未来中西部地区如何通过加快创新推动发展是亟待解决的问题。
  就现阶段的经济发展情况来看,中国尚存在较大的区域差距、城乡差距;产业发展不够协调、产业结构层次低;农业发展水平较低;居民收入和消费水平有待提 高;作为经济大国和外汇储备大国,中国对外投资空间还很大。这种状况与“中国经济升级版”所规划的中期发展目标——经济协调发展、居民共同富裕及“中国 梦”所期盼的长期发展目标——国家富强、人民幸福还相距较远,而这正是中国经济未来发展的巨大潜在空间。具体来说,这些潜在空间体现在九个方面:城镇化、区域协调、基础设施、农业现代化、产业结构升级 、服务业升级、环保产业、消费水平和海外投资

  政策建议:构建与不同地区生产力水平相适应的发展模式,明确相应的发展目标与重点
  整体看,我国各省级区域在社会、经济、资源、环境等领域的差距较大,发展不平衡问题突出。由于各地的发展条件和资源禀赋差异性较大,需要构建与不同地区生产力水平相适应的发展模式,明确相应的发展目标与重点。
  经济发达,发展效益高,财政金融实力雄厚,集中了大量资金、基础设施、医疗卫生、科技教育和人才资源。但资源、环境承载力已经趋于饱和,面临经济发展 和转型的双重压力。东部地区从发展程度看已经基本实现了经济发展由“要素驱动”向“效率驱动”的转化,未来要进一步向“创新驱动”发展。这需要重点从人才 培养、技术创新、加大开放程度等领域着手,发展现代服务业、高科技产业与金融业。
  具有良好的区位优势,自然、文化资源丰富,科教基础较好,工业基础比较雄厚,生态环境容量较大,但面临“三农”问题突出、工业化水平不高、城镇化水平较低、扶贫开发任务艰巨等矛盾和问题。
  资源丰富、消费市场广阔,近年来经济增速普遍超过东部地区,但经济基础薄弱、产业结构不合理、自我发展能力不强,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投入与东部地区相比有较大差距。
  工业基础雄厚,发展条件较好,但面临产业层次低、生产方式粗放、矿产资源枯竭、环境污染严重等诸多问题。

  可以看出,中西部地区和东北地区目前从发展阶段来看仍处于经济发展由“要素驱动”向“效率驱动”过渡的阶段,未来的发展重点是提高 要素使用和资源配置的效率。这需要重点从经济结构调整、制度创新、转变政府职能、提高资金使用效率等方面入手,淘汰落后产能,发展现代农业、战略新兴产业 和先进装备制造业

  1.完善跨区域、次区域战略布局
  针对各个区域不同的资源禀赋、发展基础和区域特点,实施各有侧重的跨区域、次区域规划。推动东部地区实现更高层次的开放发展,发挥东部地区拉动全国经 济增长的重要引擎和特殊“稳定器”作用。努力扭转东北地区经济下滑趋势,进一步激发发展活力。落实促进中西部地区发展的相关政策措施,推动内陆和沿边开 放,保持中西部地区经济平稳较快增长。重点推进“一带一路”、长江经济带、京津冀协同发展等国家跨区域、次区域战略布局。
   “一带一路”
  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是我国在新形势下深化改革开放格局、推进周边外交的重要战略。“一带一路”建设将涵盖基础设施建设、提高互联互 通和经贸合作水平,打造中新经济走廊、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、中伊土经济走廊等多方面内容,涉及铁路、公路、航空、电信、能源、文化旅游、商贸物流、能 源、金融等多个领域。“一带一路”建设有利于我国开辟对外开放的新渠道,极大拓展我国经济发展的战略空间,为国民经济持续稳定发展提供有力支撑。
  长江经济带
  覆盖上海、江苏、浙江、安徽、江西、湖北、湖南、重庆、四川、云南、贵州等11省市,面积约205万平方公里,人口和地区生产总值均超过全国的 40%,是我国综合实力最强、战略支撑作用最大的区域之一。未来长江经济带应依托长江黄金水道,打造水路、铁路、公路、民航、管道等多种运输方式协同发展 的综合交通网络。挖掘长江中上游腹地的巨大内需潜力,促进我国经济增长空间从沿海向沿江内陆拓展,打造长三角、长江中游和成渝等重点城市群。发挥长三角地 区的引领带动作用,促进中上游地区有序承接产业转移,缩小东中西地区差距,促进地区间协调发展。
  京津冀地区
  被视为我国经济增长的“第三极”,但与长三角和珠三角经济圈相比,京津冀协同发展面临很多深层次矛盾和问题。未来京津冀协同发展,应从交通一体化、生 态环境保护、产业协同发展三个领域率先突破,整合区域优势资源,深入推进多层次、多领域的务实合作。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城市群,打造区域发展新引擎,带 动环渤海和北方地区发展。

  2.加快推进中西部地区基础设施建设。
  目前中西部地区经济结构不合理、自我发展能力不强的状况没有根本改变,铁路、公路、机场等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与东部地区相比还有很大差距,水资源短缺和 生态环境脆弱的瓶颈制约仍然存在。未来还需不断加大中西部地区交通、信息、能源、水利等基础设施投入,完善中西部地区基础设施,改善地区投资环境。
  未来中西部地区应顺应经济发展规律,加快承接东部产业转移,促进新型城镇化建设和贫困地区致富,拓展就业和发展新空间,推动经济向中高端水平跃升。加 大中西部薄弱环节投资力度,加快改善交通、信息、能源等基础设施,强化金融服务,为中西部地区发展创造良好的“硬环境”和“软环境”。在资源环境承载能力 较强地区,培育形成新的增长极,促进经济增长和市场空间由东向西、由南向北梯次拓展,推动人口经济布局更加合理、区域发展更加协调。

  3.进一步完善公共服务体制,加快推进区际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。
  逐步实现公共服务均等化,形成惠及全民的公共服务体系,是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内在要求。实现区际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,需不断完善相应的体制机制。
  首先,要制定全国统一的区域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总体规划,明确东中西部和省际间公共服务均等化的范围、标准和科学评价方法,对受援类地区划分类别和标 准,力求民生类公共服务的提供、管理、监督规范化。其次,提高财政公共服务支出比重,改善财政支出结构。财政资金应逐步退出一般竞争性领域,加大对目前比 较薄弱的基本公共服务领域的投入,确保新增财力主要投向就业再就业服务、基本社会保障、义务教育、公共卫生和基本医疗、公共文化、公益性基础设施、生态环 境保护、公共安全等方面。再次,完善财政转移支付制度,加大财政转移支付力度,通过中央财政转移支付来缩小东西部和省际间在公共服务上的差距。

  4.加大支持中西部地区金融发展的政策力度。
  随着区域开放新棋局的展开,区域战略对地区经济的促进作用进一步增强,尤其对于中西部地区而言,区域发展新格局正在形成,其中丝绸之路经济带将为中西部地区向西开放打开新的通道,这是中西部地区面临的重大发展机遇。
  目前,中西部地区的经济和外贸正在快速发展,对金融服务的需求将会大大增强。未来,应加大对中西部地区金融发展的政策供给,推动金融业与经济的同步发 展。针对西部地区产业结构调整和升级需要,应采取差异化信贷政策,有保有压,重点支持中西部地区积极承接沿海地区和国际产业转移,优化产业结构,培育新的 区域经济增长极;针对丝绸经济带的基础设施投资需求,可更多地发挥中长期信贷的作用,缩小与东部地区的差距;借助中西部地区对外贸易的蓬勃发展,逐步推进 人民币的国际化步伐,完善人民币跨境结算,推动中西部地区金融业的发育和区域性金融中心的形成。

  5.进一步推进“科教兴国”战略,缩小地区间科教水平的差距。
  强化“制造业立国”、“实体经济立国”理念,形成国家整体应对战略,着力改革教育体制,加快培养创新型人才,缩小地区间高等教育水平差距;明确加大创 新投入(占GDP3%以上),借鉴德国、韩国、以色列经验并与之加强相关领域合作,改革创新体制,实现“政府市场双到位,国企民企双进步”,全面提升中国 制造业的国际竞争力;合理选择关键领域,给予相关财税金融政策支持,大力推动技术创新;遵循新兴产业发展规律,提出相关制度安排,有序促进新技术产业化; 完善相关制度,加大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,营造有利于创新的环境。


主要财务指标

2017年1-6月
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 280.88亿元
基本每股收益 0.77元
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 16.23%
截至2017年6月30日
每股净资产 9.71元
总股本 364.85亿股
境内上市内资股(A股) 295.52亿股
境外上市外资股(H股) 69.33亿股

投资者关系联络

电话:8610-58560975(北京)

传真:8610-58560720(北京)


版权所有:中国民生银行 京ICP备05020372号
版权所有:中国民生银行 京ICP备05020372号